杂七杂八

43/3650 我,蒙古音乐重症患者

今天Solana又崩。有些无聊,穿越回去到Web0听蒙古音乐。

我是一位蒙古音乐重症患者。我相信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血液里,能够与这种音乐发生共鸣。口味比较重,不求欣赏。

以上这首是广为流传的一首民谣。各种版本都有。我很喜欢这位蒙古女歌手的声音。很享受。

 

Edjin Dunn的歌声是不是秒杀腾格尔?
其实我很少听国内出版的蒙古乐,很多歌已经失去味道了。包括那个很著名的《天边》。

 

以上是Khusugtun的几首代表曲。我最喜欢的是Altargana, 可能也就听过几百遍吧。

 

以上是我喜欢的另一个乐队,Anda Union。女主唱其其格玛的声音,太纯净了。为了证明她声音的好听,我再在下面放一首她非常有名的《东泉》


先说到这里吧,不然就没完了。

About the author

Hanya

Leave a Comment